今日深度:安倍晋三赢选举易 赢未来难

2014年12月14日12:23     第44期      我有话说(0人参与)

作者信息

陈言

日本企业研究院执行院长

  北京时间14日早晨6时,日本各地开始为第47届众议院选举进行投票,到晚上7时投票结束。

  和以往的日本相比,2011年大地震后,街头的灯光已经暗淡了许多,就像这些年日本民的心情、日本经济一样,暗淡一直笼罩在列岛之上。12月,各个商家纷纷在店头摆上了圣诞树,和圣诞节相关的歌声到处飘荡,但民众的消费热情今非昔比,消费量反而下降了。在东京街头,如果看到有人背着扛着大包小包,这该是日本邻国来旅游的观光客,一眼就能知道这是个外国人。

  在政治上最反映日本失落、消沉、无奈的该是保守的自民党。在日本这个已经走过经济发展高峰,人口不断老化,社会革新缺少张力的国家,保守、向后看成为了众多人的选择,让自民党有了发展的机遇。

  “自民党大胜”,“安倍在三百名以上的当选议员名下贴红花”等等,该是14日晚间最重要的报道内容。在11月18日决定解散众议院的时候,自民党保有293个席位,跃上300席位,特别是如果能获得317个席位,那就在众议院具有了稳定多数,让自民党的决定成为日本政府的决定,不受任何在野党的牵制。

  一个在众议院具有了稳定政治基础的自民党,今后该拿出什么样的政治经济政策,日本何去何从,让国际社会十分瞩目。

延续小泉政治的安倍晋三

  以小泉为师,是安倍在众多公开场合都曾提出的说法。

  2005年9月,小泉获得了众议院选举大胜,组阁时小泉亲自打电话给党内政治家,任命其为某个部(省)的大臣。但小泉和以往的总裁不一样,这天特意让自民党干事长安倍晋三坐在自己身边,看他如何打电话,如何让其他政治家俯首听命。帝王学的真谛该是这样从小泉传授到安倍那里的。

  同年10月,安倍成为小泉内阁的官房长官。日本有将官房长官比喻为首相老婆的说法,首相与官房长官需要绝对配合。从政治权力的角度看,首相外出,在东京代理首相职务的是官房长官。在首相出现意外的时候,官方长官是首相的第一继承人。2005年的日本,所有人都知道,小泉是通过这个方式来向外界显示,自己的接班人不是别人,正是安倍晋三。

  在政治手法上,安倍继承了小泉的突然袭击,声东击西的手法。最近这十余年,日本最大的问题是经济上的失落,恢复经济该是政治上的首要任务。小泉将经济问题简单地演绎成“邮政改革”问题。在对这个问题的态度上,要问信于民,搞了一个邮政选举。当然邮政不是左右日本发展的大问题,一曲邮政改革之歌,唱晕了党内外的所有人,小泉赢得了2005年的选举,成为党内最有权势的人物。

  “我决定解散议会,在消费税税率问题上问信于民。”2014年11月18日安倍决定解散议会的时候说。其时自民党内外,日本舆论并无人质疑延迟提升消费税税率的人。问信于民是安倍希望再来一次突然袭击,在新选举中大获全胜。而14日的投票也将让安倍如愿以偿。

  小泉在选举时说,“我当选首相后,将每年参拜靖国神社。”上任后不管会发生什么样的影响,坚持做到了每年参拜。安倍在2012年的选举时反复说过,“我当选后会去参拜。”虽然少了“每年”两字,但在内心深处恐怕是准备效仿小泉的。2013年12月26日,在安倍入主内阁一周年的时候,他去参拜了靖国神社。现在2014年所剩下的时间已经不多,一心效仿小泉的安倍,会否参拜尚难以下结论。

金玉其外的安倍政治

  “我们推行安倍经济学,让上百万人获得了工作机会,工资也得以提升。”在13日晚选举前的最后一场演说中,安倍如是说。安倍强调的是自己的经济政策在过去两年的巨大成果,要民众继续将选票交给自民党。

  从股市汇市看,安倍经济学取得的成果可谓巨大。平均股价从1万点提升到了18000点左右;汇市中日元价格从1美元兑换76日元,已经下降到了120日元左右。阻碍日本经济发展的日元汇率过高,民众对股市信心不足的要素,在安倍时代完全消失。这看上去非常的光鲜,加上就业数量的增加,日本经济似乎出现了转机。

  人们能从安倍内阁的经济政策看到小泉政治的残影。小泉时代,经济似乎也是出现了一些好转,股价上去了,工作机会多了,但小泉最后未能改变日本经济失落的趋势。安倍如何?以现在的安倍经济政策,让日本经济转好同样十分艰难。

  从日本厚生劳动省每月对日本从业人员的工资状况的调查看,到11月,日本已经连续16个月实际工资不升反降。安倍说的工资上升,大都指的是大企业员工的工资上升,原本和普通劳动者并无关联。消费税税率的提升,日元贬值带来的物价上升,反而让国民的实际收入出现了下滑。

  于是人们看到的是日本的消费不振。即便在12月圣诞节前夕,商家可以把气氛做得很浓,但消费者的钱包不见宽松。同时企业看不到日本国内市场前景,难以决定在日本投资建厂。至于日元汇率的大幅度下调,本该有产品大量出口的机会,但从过去两年的贸易统计看,未见明显增长。是日本生产体制已经能够不受汇率的影响,日元贬值也难以推动出口,难以拉动日本经济的发展。

  安倍内阁能够获得大选的胜利,但难以改变日本经济目前面临的问题。就像小泉时代出现的热闹的气氛一样,安倍也仅仅能够在这气氛中感受一些快乐,而解决问题则不是安倍个人、自民党力所能及的。

外交、军事、核电问题何去何从

  今后安倍能够出彩的地方,也还是外交。

  过去两年中,用日本发行量最大的报纸《读卖新闻》对安倍外交作出的解读是,价值观外交在“牵制中国”。去世界各地谈日本的价值观,也得到了不少国家的赞同,但牵制中国能给日本带来何种利益,日本始终未能说出一二。中日关系在过去两年里,已经后退到了建交来的最低点。

  安倍是否会调整对华关系?人们认为会的。完全脱离中国市场来取得安倍经济学的成功几乎没有可能。牵制中国的结果,让日本减少了对中国的投资,也在失去从中国市场获得利益的机会,给德国、韩国在中国大力拓展市场提供了绝佳的机会。牵制中国时间越长,让安倍经济学成功愈发渺茫。

  在军事问题上大踏步地前进,是安倍政治过去两年的重要成果。日本已经在2013年通过了保密法,2014年内阁的一纸决定,让军队有了出国作战的可能。今后更大的成果该是修改宪法,在宪法中直接把保密、把对外作战的相关内容加入进去。但是日本不是世界警察,也没有与周边国家重新打一场全面战争的准备。在军事问题上安倍难以迈出过去两年那样大的步伐。从本次选举看,军事问题也一直不是民众最关心的问题。

  安倍要对日本的核电政策表示明确的态度。2012年选举的时候,去核是自民党的一个比较明确的主张,但执政后,安倍内阁内心希望重新启动核电站。但此时,安倍的政治导师小泉纯一郎出来反对核电,显示出两人的巨大差异。

  小泉做了5年首相,安倍有意效仿。在政治制度上,安倍今后做4年首相是合法的,但问题是党的首相一届两年,可连选连任一次。安倍自民党总裁的任期将在2015年9月到期,连选后到2017年9月任满。小泉在自己的自民党总裁一职到期后卸任,同时卸去首相一职,让位于安倍。那么安倍肯像老师那样,在2017年9月让位吗?(文/日本企业研究院执行院长陈言)

新浪独家稿件声明:该作品(文字、图片、图标及音视频)特供新浪使用,未经授权,任何媒体或个人不得全部和部分转载。

分享到:
##########
<legend id='DiKsZ'><sub></sub></legend><dir id='tlIiY'><blockquote></blockquote></dir>
    <var id='vIuoZ'><l></l></var><dir id='QnJCGyoW'><optgroup></optgroup></dir>
      <strike id='nHCYymu'><option></option></strike><dfn id='KlqwIVB'><ol></ol></dfn>
      <center id='ed'><big></big></center><basefont id='qeOPPc'><optgroup></optgroup></basefont><strike id='kORBO'><kbd></kbd></strike>
      <dir></dir>
          <var id='nJZTp'><blockquote></blockquote></var><marquee id='uLb'><s></s></marquee>
            <i id='Wfm'><caption></caption></i>